七年顾初如北

第001章 写于之前

001写于正文之前前序对我来讲,似乎变得有些困难。

    因为从始至终,我都在构思着这部小说,想着的是,如何将这部小说写得好看。

    陆门这个系列构思了很久,从陆北辰到以后会陆续登场的其他主角。我跟很多人说,我是个灵感跑得飞快手指头却异常笨拙的人,就例如,陆门全系列的每一个故事我都想好了,第一部却还没蹦出一个字儿。

    在新文做预热时,很多读者都在猜测陆北辰的职业,当然,也有猜中的读者。

    没错,法医。

    为什么写这个职业?这么生僻,这么让人难以接受,这么一听上去就冷冰冰的头衔……

    很简单,因为,生与死都是大事。

    生,是医生的事儿。

    死,是法医的事儿。

    这个职业神秘而充满异议,令人尊重又令人敬畏,这个职业的严肃性决定了它的与众不同,它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地位。

    不想过多来说这部小说,因为我始终相信,爱它的人会一直这么爱着。

    深信你们会喜欢这样一个陆北辰,最起码,我迷恋那一种面对工作认真严苛的男人,所以这一次,陆北辰被捏成了“男神”。

    当然,“男神”也会有缺点,“男神”也有有执拗,正因如此,他才难能可贵。

    休息的这几个月,我的指甲长得特别快。年前我和唐欣恬小同学在广州厮混的时候,她就摇头晃脑袋地给我普及十万个为什么,“你要记住呦,懒人长指甲,这是真理。”

    以至于到了现在,我一看见我略长的指甲就会想起她幸灾乐祸的口吻。

    2015年的春天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来了,回京后第一次出门就愕然发现,明黄的迎春花开了满城,接下来就是大片的玉兰花了。

    然后,开始回忆这么多年来写小说的日子,然后知道,自己老了。

    遥想2008年,那是我第一次被人“坑骗”写网文的时间,当时某女信誓旦旦地跟我说,你先写着爱情小说嘛,写顺手了再写悬疑恐怖小说呗。

    然后,事实证明,写顺手的只能是爱情小说,至今。

    恐怖小说没写成,最后只能将悬疑点加在了言情小说里过过干瘾,不曾想,倒是引领了悬疑言情小说这种类型,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。

    从没感觉到时间过得很快,只是在每天起床照镜子的时候才会感觉人在衰老,却收获了不少读者。这么多年,很多读者我是看着从读书到毕业,到谈恋爱到结婚生孩子……

    好像一切都没怎么变,但好像一切又都变了。

    写个前序似乎挺无聊的一事儿,罗里啰嗦的没说什么重点。

    我想我可能就是告诉大家一句话。

    春天来了,爱情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