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极品家教

第1章 应聘

正逢七月,江州市是国内出名的火炉城市之一。

    上午十点,炎炎烈日已经高挂当头,酷热的温度让人对空旷的街道敬而远之。

    五顺路招聘人才市场,是江州市第三大人才中心。此时又逢暑假,不少学生都没有回家,留在这里找个暑期工干干。

    在人才中心,一个背着黑色假阿迪包,身穿假耐克运动服,脚下假安踏球鞋的男子穿梭在人才‘济济’的大厅,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,不过认真看,可以从他眼神之中看到一丝无奈。

    “小兄弟,你没有学历,这无所谓,没有工作经验也无所谓,但你没有身份证,而且看上去好像一个学生,你说说,你让我如何招你?”

    一个四十多岁西装革履的男人,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,一脸笑意看着面前一身运动服的男孩。

    “我……”天鹤干笑两声,解释道:“我身份证这不是还没有办下来嘛,但我学东西很快。”

    男人挥挥手,也不再多说什么:“实在是不好意思,我只是一个负责招聘的,又不是人事部的经理,你去那边看看吧,那边有一个暑期学生招聘区。”

    “打扰了。”天鹤离开一个招聘台,向男人指点的地方看去。

    墙壁上有一个红色的横幅,上面写到:学校暑期工招聘专区。

    “草,沦落至此,老-子不报此仇,誓不为人。”天鹤心中恨恨的说了一句。

    其实天鹤全名叫陈天鹤,只是他自己把姓氏给删除了,在三年前,就是母亲死的那一天,他已经决定自己永不姓陈。

    回想当年,天鹤也异常的愧疚,如果自己懂事一点的话,不像别的*那般玩闹,也许母亲就不会帮着自己争家产,最后弄的损命收场。

    摇摇头,压了压心中的心情,出了一口气,整理了脸上的笑容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柔和,整理好后,迈步向暑期工招聘区走去。

    暑期工招聘区很多都是大酒店招聘一些吧员,接待员,侍应生,还有暑期家教等等这些短期工种。

    服务员虽然是包吃包住,但一个月只有800块钱,相比之下家教的工资还算不错,按小时计算,一天一结,一个小时30块钱。

    天鹤由于小时候太混蛋,学习不好,所以显然不适合教数理化,但他音乐还是不错的,以前天天去包房k歌,加上近三年的修身养性,古典乐曲也相对来说精通。

    当个音乐家教还算是绰绰有余吧?

    “阿姨,您好。”天鹤想到就做,挤进人群对着一个中年妇女礼貌的笑了笑。

    中年妇女看了天鹤片刻,心下不忍赞道:好一个标致小伙儿。

    “这位同学,来找工作的吧?”

    “是的。”天鹤‘乖巧’的点点头。

    “那你会什么?”

    “我会音乐。”

    “音乐类的?嗯!”妇女点点头,然后低头翻开手中厚厚的黄皮本子,片刻,中年妇女抬起头:“有几家要音乐老师,你是学什么的?钢琴会吗?”

    妇女其实人不错,对天鹤又有好感,所以把最好的家教介绍给天鹤,钢琴音乐老师的时价是60块钱,一天两个小时的课。

    天鹤一愣,接着摇摇头:“不太会钢琴,我会笛子,萧,二胡,单弦,一些古典乐器我都能教。”

    “喔?”中年妇女开始听到不会钢琴,心中微微失望,但听到后面,眼睛不自觉的一亮。

    古典乐器可不像普通的吉他什么,想要学会出来教人,那可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可以做到的。

    而且一些请音乐家教的家长,无非就是想让孩子有一些气质和乐理,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希望孩子成为莫扎特之流。

    所以华夏古典乐器,是培养情操的首选,收费同样也高。

    古典的都能教?这是一种什么内涵?

    妇女看着男孩的年纪,心中微微有些不信,有心试探:“小伙子,你乐器带来了吗?不知道能不能给阿姨现场演奏一曲?”

    “这个……乐器没带。”天鹤四周看了看,暑期工这边也不少人,如果现在演奏,会引起什么后果天鹤拿不准。

    就算不用丹田之气,后果也是不容小觑的。

    妇女心下有些失望,虽然第一印象对这男孩不错,但现在她忽然有些想法,这小伙子估计也是一个华而不实的人。

    “那……很不好意思……”

    天鹤看得出来妇女好像有些失望,忙说道:“阿姨,不过我可以现场取物,利用现场有的东西来演奏。”

    峰回路转!妇女微微错愕一秒,忽然笑了起来,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拭目以待。”

    天鹤确实长的乖巧,特别是这三年的修身和养性之后,身上有一种很和谐的美。

    加上他本身的相貌,浓眉大眼,面如冠玉,虽说可能比不上潘安,但至少可以跟宋玉同志比一比,谁输谁赢还未必呢。

    他现在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好好的打扮,浑身上下那廉价的运动服直接就损害了他的气质。

    天鹤现场演奏是拿手绝活,四处打量一圈,身子也不停顿,直直走向旁边的窗台,上面有一排盆栽。

    挑选了几株盆栽之后,天鹤好像寻宝一样仔细的抚摸上面的树叶,或轻轻揉捏,或柔柔的弹打,半分钟左右的时间,天鹤微微一笑,取下了叶长五厘米左右,叶宽两厘米左右的树叶。

    妇女一直都注意着他的动作,直到他拿着一片树叶走到面前,妇女这才反应回来,笑意很浓:“你就用树叶?”

    “一片树叶足矣。”天鹤淡然的点点头,他说的确实是真的,一片树叶足矣。

    给他一片树叶,他能吹出整片森林。

    “希望你能给我带来惊喜。”

    天鹤点点头,右手食指和中指轻轻的夹住树叶,把树叶抚平顺便擦拭干净上面的灰尘,然后把树叶轻轻的对折一下,两手端起树叶,放在唇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