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武林有座城

第1章 小渔村少年郎

小渔村属于江南国,位于中疆大陆最东边的海岸线上,再往东就是东海,而往南是一座叫临海城的城池,小渔村就是临海城下辖的小村庄,也是个渔村。

    十几年前小渔村还有几百口人,渔业兴旺,有一些美丽村姑,然而就是从十几年前开始,东海之上有海盗来袭,打破了小渔村的安宁祥和。

    虽然小渔村是临海城下辖的村庄,但对临海城而言,小渔村就像是炮灰,平日不管不问,等到海盗来袭时,临海城的官兵才会出动,不过往往当这些官兵赶到后,小渔村已经遍地狼藉、死伤惨重了。

    因为如此,短短几年时间,几百口人的小渔村就被虐杀得只剩下几十口人,而且一大半是成年男子,妇女村姑要么惨死要么被海盗劫走。

    所幸在十年前小渔村来了个厉害的村长,名叫江德武。

    江德武曾是江南国护国军的一名什长,只因在一次战争中,他的十人队伍被当成炮灰吸引敌人,以至于九名士兵全部惨死,唯独他一人侥幸存活,却断了一条右腿,武功大减,他因此心灰意冷,想要还乡,结果朝廷不许,将他派到小渔村担任村长,让他对抗海盗。

    江德武来到小渔村后,发现小渔村被海盗虐杀得太可怜,于是带领小渔村抵抗海盗,在他的带领下,十年后的小渔村虽还是会被海盗虐杀,但已经有一百多口人,包括了一些老弱妇孺。

    然而就在昨夜,这一百多个村民,又有几十人惨死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小渔村有个练武场,平日是江德武教村民练武的地方,然而在今天,练武场却被临时搭建成灵堂,举办一场丧事,亡者正是江德武。

    昨夜有上百名凶恶的海盗来袭,是迄今为止袭击小渔村的最大规模的海盗,包括了几名高手。虽然这次江德武跟往常一样带着村民拼命抵抗,可惜还是惨死了几十个村民,就连江德武本人也在两名高手的夹击下身亡。如果不是后来临海城的官兵赶到,那么这次小渔村多半会被屠戮殆尽。

    江德武对小渔村情深恩重,很多村民想为他守灵,整个村庄只有练武场够大。

    练武场就位于江德武平日所住的平房外面,此刻,当村民们聚集在练武场为江德武守灵时,旁边的平房里还躺着个少年,他叫江君郎,今年十五岁,是土生土长的小渔村人,十年前他父母家人全部惨死在海盗手下,江德武来到小渔村后见他孤苦伶仃很是可怜,加上他也姓江,便收为了养子。

    江德武一生未婚,没有儿女,只有江君郎这么个养子,对江君郎很爱护,不仅教他习武,还教他读书识字。

    昨夜江君郎也跟着江德武一起抵抗海盗,结果受了重伤,虽然村里唯一的老医生王老翁对他进行了救治,但王老翁说他很难活下来了,于是便将他独自一人放在平时住的房里,让他等死。

    在海盗的虐杀下,小渔村的村民对死亡这件事都有些麻木,好比这次,虽然村里一下子死了几十人,也只是集体为江德武办场丧事,其他人都直接埋了了事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江君郎确实死了,不过,一个人突然穿越到了他身上。

    此时,光线暗淡的房间里,躺在床上的江君郎睁开眼睛,望了眼所处的环境,听了会儿窗外练武场传来的哭丧声,他的神情显得有点痴呆。

    “什么情况?我穿越了?”他在心里错愕地想着,赶忙整理大脑里的记忆。

    是的,他穿越了,他本名叫江城,来自地球,却活得很悲催,因为他是一个三十岁的大龄剩男,这还不算,他又是一个有些孤僻的宅男,这还不算,他还是一个以写作谋生的文青。大龄剩男,孤僻宅男,写作文青,哪一个都够他受得了,偏偏他还三样全占,简直就相当于沾上了黄-赌-毒啊!

    更悲催的是,他所租住的房子突然发生地震,不是大范围的地震,只是他所租住的那一座房子发生地震。当时他正坐在桌边写作,房子突然剧烈震动,他赶忙根据从网上学到的常识躲在了桌边。

    有人说发生地震应该躲到桌下,他知道这种说法不准确,躲在桌下是为了依靠桌面承受坠落的物体,避免砸伤,但当物体较大时,桌子就会被压垮,导致人被压伤,所以躲在桌边更安全,既能利用桌面承受坠落的物体,又能留有生存空间。

    让他错愕的是,当他躲到桌边后,头上没有物体坠落,反倒是脚下的地板突然裂开,并且有一道很小的透明碎片,一下子从地板下窜入他的眉心,他大脑一晕,双目一黑,就这么稀里糊涂穿越了。

    他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江君郎身上,既占有了身体,还占有了江君郎的全部记忆。

    他现在整理的就是江君郎的记忆。

    根据记忆,他知道了,这是个类似前世中国古代的世界,却要玄奇得多,因为这里不仅有朝廷,有文人骚客,还有武林和武修!

    这是个武者盛行的世界,武者通常分为两类,普通武者和武修。

    普通武者就是寻常习武之人。

    武修指的是正式踏入武道的修炼者,是打通了元脉能吸纳天外元气化为自身力量的玄奇存在,而元脉是人体里的一条隐藏的经脉,以人体正下方双腿之间的会**为起点,直达人体头顶的百会穴。元脉一旦打通,人的身体经脉就全部贯通,从而让身体发生玄奇的蜕变,能吸纳天外元气入体了。

    并非所有人都有元脉,这个世界大概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有元脉。另外,在这些有元脉的人中,又大概只有五十分之一的人能打通元脉,因为有些人的元脉是死的,死元脉是不能打通的,也有些人是没能及时获得修炼武道的机缘。也就是说,五千人里往往只有一个人才能成为武修。

    武修显然要比普通武者高级得多。

    江德武生前就是个武修,而自打十年前江君郎成为他的养子后,就一直在他的教导下修炼武道,至今已有十年,不过江君郎现在还没有正式踏入武道,没能打通元脉成为武修,他现在只是个武修学徒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耗费了足足两个时辰,当江君郎整理好大脑里的记忆,才接受了穿越的事实,虽然离谱,但前世他是个以写作谋生的作家,无论是穿越小说还是玄幻小说都看过不少,不难接受。

    他很激动,前世他活得确实悲催,大龄剩男,孤僻宅男,写作文青,他真的受够了,他想好好把握新的生命,在这个武者盛行的玄奇世界,好好生活,活得很好。

    这时,一个少女走了进来,五官端正,只是有些面黄肌瘦,长发有些凌乱,如果好好调养然后再精心打扮一番,就是个美女。事实上,现在的她即便是个少女,就已经是小渔村最美的姑娘。

    她叫何鱼,比江君郎大几个月。

    五年前何鱼亲眼目睹父亲被海盗残杀,母亲在惊恐中被海盗劫走,江德武见她可怜,加上她体内有元脉,便收她做了徒弟,她也是江德武唯一的徒弟,不过江君郎平日会叫她师妹,但她从没叫过他师兄,因为悲惨的经历,让她养成了孤僻古怪的性格,即便跟师父江德武都不愿太亲近。

    何鱼的武道资质很好,十岁开始修炼武道,半年前就以十五岁的年龄打通元脉成为武修,连江德武都为此赞叹,说小渔村这样的地方能出一个何鱼,实乃奇迹。

    本来小渔村有三个武修,包括了江德武、王老翁、何鱼,现在江德武死了,何鱼也就成了小渔村仅剩下的两个武修之一。

    何鱼走进房间后,发现躺在床上的江君郎睁着眼睛,淡淡说了句:“你没死啊。”

    江君郎点头,心想:“你认识的那个江君郎确实已经死了。”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,不可能真的说出来。

    何鱼道:“没死就好,省得我给你收尸。”

    江君郎尴尬一笑,心想:“这个少女果然孤僻古怪。”不过何鱼还想着为他收尸,是不是说明他在她心里还是有点分量呢?

    何鱼准备离开,却在走到门口时突然回眸:“你的眉心怎么了?”

    江君郎伸手摸了下自己的眉心,发现眉心处有一道竖着的小疤痕,略微想了下便意识到,这道小疤痕一定是穿越时那道很小的透明碎片造成。当然,这话他也不能说,于是敷衍:“可能是受伤造成的吧。”

    何鱼没再多问,走出房间。

    江君郎又躺了会儿后,忍着身上的伤痛从床上爬起,站在一面铜镜前打量了一番自己今生的外貌,穿着一套黑色长衫,修着一头黑色长发,虽发育得八九不离十,身材却不高大,长相不算太英俊,却绝对不差,算比较俊朗。

    “挺好的。”他想,随即朝着平房外走去,既然穿越已成事实,那么他就是江君郎了,养父的灵堂就在外面,他得去看看,而且他饿了。

    刚走出平房,江君郎就看见不少村民聚集在由练武场临时搭建而成的灵堂中,有成年男子也有老弱妇孺,一些人正在对着棺材哭丧,尤其是几个老太太和妇女,哭得格外大声,可见江德武在小渔村确实德高望重。

    正值初秋的傍晚时分,迎着天边如血一般的残阳,江君郎缓步走入灵堂,村民们纷纷向他望来,哭丧声快速变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