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视天眼

第一章卑鄙同学

“狗东西,你居然有这么个嗜好,偷窥女人洗澡?”

    “叶逍遥,你人穷就算了,还偷窥校花洗澡,变态,实在是太变态。”

    “我明天一定要告诉老师,让你这个色狼滚出去我们学校,有这么种人在,简直是耻辱。”

    在一间小小的出租房,一群人在围着个瘦弱的男生,指指点点,面露鄙夷。

    房子是叶逍遥和校花苏墨一起合租下来的,早在这之前,这件合租事传出去,引起全班人一起沸腾,叶逍遥不过是个区区癞蛤蟆,竟能够和苏墨合租?这事班里人听到都不服气,引起来一大票追求者不服气,时不时过来陷害一番叶逍遥,想要把他赶出去!

    这不--

    现如今借着给叶逍遥过生日名头,将偷窥校花洗澡这一顶帽子扣在他头上。

    “苏校花,真抱歉!让你受惊了,这种人渣,我们来处理就好!”

    苏墨刚从房间出来,穿上连衣裙,下边则是一条蓝色七分裤。

    一头发丝高挽,简单扎起来个马尾,又带几分秀气。

    刚洗完澡,她的脸上还带有一些泪痕,看见叶逍遥,写满不敢相信,“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,对你太失望了,叶逍遥。”

    女孩的是一张标准的瓜子脸,也没有怎么化妆,秀色的柳眉,长长的睫毛,高挺鼻梁,五官精致漂亮,尤其是那个如红樱桃般的嘴唇,真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。

    “我……我没有!他们诬赖我!你不要相信!”

    叶逍遥心里对她很失望,怎么苏墨和自己住在一起也有段时间,连室友都这么不信任?

    “哈哈--你居然还敢狡辩!在座的哪个,不也都是几千万身家,只有你才是这么个穷逼,怎么可能会对你说谎?”

    作为他们头头的男生,叫王苟,看见他这样冷哼声道:“王八蛋,真恨不得一巴掌抽死你才能解恨。”

    “我们应该要把这种事情快点上报给老师,让老师来将他处置。”

    “没错!最好开除,免得传出去祸乱我们学校名声。”

    “你他妈少胡说!我刚才不过就是路过,是你们在厕所门凿开个洞,为了也就是偷看人家洗澡,如今将屎盆子扣在头上?”叶逍遥将事实陈述出来,冷声反问道:“你有本事再诬赖我一句试试?”

    “你现在是在跟我们顶嘴?一个没爹没妈的孤儿,嘚瑟什么。”

    “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别再狡辩。”

    冷嘲热讽不绝于耳,叶逍遥俊脸涨红,心里非常不舒服。

    他确实是个孤儿,被个老奶奶从垃圾桶捡来,据说,刚捡来的时候,不过才一个月大,艰辛地抚养叶逍遥长大成人,好在叶逍遥争气,从能有工作能力开始,帮人维修电器,送外卖,快递,捡废品,不会就去学,用各种兼职来补贴家用,好不容易凭借努力考上大学,奶奶却患上心脏病,从亲戚那借来十万,将年事已高的奶奶治好,因此,叶逍遥也背上高额债务,但从来没有抱怨过半句。

    现在在外边上学,也是一边念书,一边打工,一周下来,休息时间,不过也就那寥寥无几的睡觉。

    好在家里还有个妹妹照顾奶奶,这样让叶逍遥放心不少。

    只是学校就没有那么好过,在贵族学校里面,他尽管是很优秀,不过面对其他富家子弟,他就显得那么渺小不堪,处处遭人排挤。

    就连在宿舍也是没区别,被人用苛刻的理由给赶出去,在没有办法之下,才会在外边租房。

    “校花,你看!”王苟笑道:“这家伙说不出声来了,看来是默认自己这么做。”

    众人都如此说,苏墨自然很难偏袒到叶逍遥这一边。

    “叶逍遥,我不会再理你……从今天开始,你就搬出去这个出租房!”苏墨见众口一致,也认为是叶逍遥在狡辩,对他冷哼了声,下达驱逐令。

    “听见没有?女神都让你滚了!”

    “作为同学一场,我们就帮你收拾收拾,好方便接下来滚!”

    王苟冷冷地嘲笑道:“听说你好像还有个快死的奶奶?干脆搬回去跟她住,说不定来年就要替着她上坟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   “王苟,你说我可以,但不准你侮辱我的家人!”叶逍遥不愿意再这么忍气吞声,愤怒地站直身躯,跟他们对峙起来。

    “哈哈--怎么了?看你这样,还继续狂?这么看来,平日里边,给你的甜头还没够啊?”王苟张狂的大笑,将这个脸凑过去,指了指说:“来!是男人有种的话,就来我这里揍一拳试试看,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再说!”

    其他人听见,也是都跟着哈哈大笑,然而就在这时,他们的笑声忽然间就这么僵持住,叶逍遥那硕大拳头就这么朝他击打过来,并且还呼喊出声:“去死吧!!”

    “啊!”

    王苟面中一拳,惨叫出声,非常凄惨。

    “老大!”

    “老大,你没事吧?我的天,叶逍遥看你都干了些什么?”

    “叶逍遥你完了!敢打我们老大,等死吧。”

    其他人都对着叶逍遥警告。

    王苟捂住自己的脸,满是痛苦,“完了完了,这么下去肯定要毁容……叶逍遥,明天有种别来学校,要不有的是你好看!”

    苏墨则震惊不已,在印象中叶逍遥一直都是彬彬有礼,从来没有对过人如此粗鲁过,而如今爆发出来,却如此不同。

    难道说,自己冤枉他,而他真的是被陷害的?

    不管他们脸上表情如何精彩,叶逍遥冷哼声,简单收拾下自己衣物,还有一些东西收拾一下,“苏墨,我现在就搬出去,从此不再碍你眼”。

    直至关门声响起,才反应过来,他真就这么走了。

    即便是苏墨没有开口,叶逍遥也会想要走,作为合租的人,要是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?这个应该要怎么一起住下去?

    只不过,比起王苟刚才的威胁,叶苟现在兜里一毛钱都没有,看来,也就只有到女朋友那应付一晚再说!